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浅滩涉艺海

热爱绘画

 
 
 

日志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赏析之五  

2014-10-14 15:42:09|  分类: 中国当代国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班墨人家《张大千人物画赏析之五》

张大千人物画赏析之五

    
惊才绝艳  镜心 纸本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三美图  设色纸本 1930年作

    张大千笔下的仕女,有古代仕女画的遗意,但内在的精神,有时代的气息,更具有张大千心中仕女美的姿态风韵,颇有个性。张大千认为:“仕女面部设色不可太浓,仕女必须脱俗恬淡,有飘飘然之感。”形态美,气质美,微妙的动感美,是他理想中的仕女形象。此幅仕女图为大千早年之作,属于典型的陈老莲一派画法,这在张大千的人物画里是难得一见的。

    仕女画是张大千绘画作品中的一个重要题材,其成就很少有人能超越。他的艺术特点和成功之处就是画出了人物瞬间的面部表情和内心活动。他笔下的仕女既有古代仕女画的遗风,又有着时代气息,姿态风韵、颇有个性。张大千的仕女画可以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

    三十年代以前,张大千仕女画的风格主要是继承了清末任伯年、费丹旭等人物画的传统,人物造型纤柔细弱,形象略带病态的清秀。

    三十年代,张大千开始转而向明代的唐寅、吴伟、张风等人的仕女画作品学习。张大千学习唐伯虎的侍女画主要是吸收唐伯虎的“三白法”。这个时期他的仕女画人物造型温婉娴静,清雅小巧,风格灵秀;衣纹则是以淡墨写意法勾勒,用笔轻快简洁。

    四十年代,张大千带领弟子到敦煌石窟,用了两年六个月的时间,精心临摹了大量的壁画,这些临摹作品汲取了六朝至隋唐人物画的艺术精神和创作技法,此时张大千创作的仕女画,风格主要吸收北齐壁画的那种非常挺健的线描;造型上汲取盛唐侍女的雍容华贵,娇媚高傲,健康秀美;设色受佛教造像及藻井图案的影响,并参考了藏传佛教施用矿物质颜料的技艺。整个画风有了非常大的转变,而且逐渐定型,形成自己的风格。这一时期是张大千仕女画创作的黄金时期,对于他最终形成自己工笔重彩的人物画风格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次回先生诗意图  立轴 1920年作

    1920年为庚申年,画家22岁。春天由沪返回与曾正蓉完婚。婚后返沪,在其业师曾熙引见下,从李瑞清学书法。曾、李二师以清末遗老提倡书法、绘画,对张大千影响很大。张大千是个性情中人,1919年曾因未婚妻谢舜华去世,痛而在松江禅定寺出家三个月,法号大千。《次回先生诗意图》,署名啼鹃。啼鹃是张大千早年署名之一。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1922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素兰艳影图  立轴 1925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貴妃琵音  立轴 1925年作
    题识:天宝中,有中官白秀贞,自蜀使回,得琵琶以献,其槽以逤邏檀为之,温润如玉,光辉亦见,有金缕红文,蹙成双凤。每(杨)贵妃每抱是琵琶奏于梨园,音韵凄清,飘如云外,诸王贵主,洎虢国已下,竞为贵妃琵琶弟子,每授曲毕,皆广进献。乙丑夏五大热,纵笔为此,张大千爰。钤印:张爰私印、大千居士、大风堂印。
    故事出自《开元天宝遗事十种·明皇杂录》。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 女  1928年作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梅妃嗅香  镜心 (218.4万元,2010年6月北京匡时)

    款识:梅花香满石榴裙,底用频频艾纳熏。仙馆已于尘世隔,此心犹不负东君。仿六如居士写梅妃。爰。 钤印:大千、游戏。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用来形容张大千笔下的‘梅妃’是再贴切不过了。梅妃(江采苹),敏慧能文,颇见宠于唐玄宗,但为杨贵妃所忌而失宠,最后死于安史之乱。江采苹天生爱好梅花,所居阑槛,种有许多梅树。每当梅花盛开时,赏花恋花,留连忘返。玄宗为其亭署名梅亭,又戏称她为“梅精”,号为“梅妃”。

    本幅“梅妃嗅香”图为张大千中、早作品,呈现了以描摹、仿古为主路的画风特点,但他师古而不拟古,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同时他还想到了创新,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发展了泼墨,创造了泼彩、泼彩墨艺术,终成一代画宗。画中人物神情雍容自然,眉目传神,体态婷婷玉立,摇曳多姿,正如杜工部说:“语不惊人死不休”。作者细密工致的线描,运笔转折虚实才可表现阴阳凹凸,已臻“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之境,完美的呈现了梅妃的婀娜与娇柔。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1929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1928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29年作
    题识:1.老聃至西域而效夷言,夏禹入躶国而解下裳。墨子见荆王而文锦吹笙非苟违性随时所好也。大千远适异域,耳闻目覩,皆与中土异,偶一为此,毋乃为侪辈所笑耶。己巳八月,蜀人张大千。钤印:张大千  2.此予去年客东京之所作也。松涛仁兄出纸属画,而予又将东行,且戒程矣,匆局无以应命,因检此奉贻博笑。庚午五月,大千居士爰。钤印:张季、大千

    题跋:此袁简斋印曼生秋堂合作,当时颇为尹文端所诃,往岁得于海上,今移魏塘将世为浙人矣辄复以此印钤之,苏小有知不将笑予妄攀风雅耶。钤印:泉唐苏小是乡亲

    作品作于1929年。1927年秋,张大千应日本友人之邀赴汉城游金刚山,与韩国姑娘池春红定情。1928年冬,池春红来信,作长诗《春娘曲》,并赴汉城相会。可推测,画中人物非中国女人,而是朝鲜女子。作品仕女身着宽袍,头微侧,目视前方袒露左肩,右手拾衣。发髻以细线勾出,发根细劲有力,双鬓修长,纤细妩媚。五官描绘细致入微,眉毛呈“一”字形,鼻梁线条柔软,朱唇小口,双眼微垂,额部、鼻尖及下巴略白,极具典型古典美女气质。仕女身体及胳膊细线淡墨写出,用极圆润线描表现仕女肌肤如脂的感觉,特别是手部修长如玉,表现其惠质兰心的性格。仕女所穿着宽袍用细线勾描,表现其质地细腻而柔软的绫罗绸缎。作品在继承传统线描的基础上很好地加入速写技法,描绘出典雅的仕女形象。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 女  立轴  1930年作
   题识:无限幽怀未肯消,愆期空恨夜迢迢。剧邻月暗风凄侯,悄悄冥冥手自招。予年十八九时好弄此狡猾。近且须冉如戟,何堪调红抹绿。少岩仁兄强以为之,毋乃令观者大笑耶。庚午十有一月,大千居士并书少作。钤印:大千居士。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闲情仕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31年作
   款识:辛未十月二十有七日,纯生仁兄令妹温玉女士于归之喜,写此奉贺,蜀人张大千。钤印:张季、大千。
    题跋:《闲情仕女图》,千师遗墨,迄今越六十年所作罕见精品。乙亥四月,有客自杭州来,幸得再观。李平女士有缘得之,亦俞君伉俪之福也。门生何瀛海霞记。钤印:何瀛、海霞。

    此作品是一幅颇具特色的古装时尚仕女画。画中,亭亭玉立的古装仕女立于梅竹窠石前,窄肩细腰、柔媚无骨的身姿颇有清代“改费”的人物画风,春蚕吐丝般的笔法亦显示出一种古意,但仕女饱满的的面容与烫过的卷发则颇有时代风尚。张大千将古典意境与时尚人物相结合,可谓拓展了仕女画的表现空间。整幅笔法精工细致,设色淡雅清澈,堪为精品。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31年作
    款识:绰约肌肤不受吹,飘香堕玉怕春知。凭谁领取东君意,传语东家十八姨。玉岑吾兄属正,辛未春日,大千爰。钤印:季爰私印、大千、三千大千、大风堂。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竹林仕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31年作
    款识:荒沼芙蓉写一枝,即令憔悴不胜姿。文君卖酒成都日,独立垆头无侍儿。辛未十二月蜀人张大千。 钤印:张大千(白)。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扑蝶图  30年代 张大千 于非闇
    款识:扑蝶图。非厂大千合写于故都。 钤印:大风堂、大千非厂合作、摩登戒体
    题款:唐子畏有扑蝶图,其仕女独饶逸韵。非厂大千合写此,便欲追踪六如。东涯老人。钤印:张伯英印、云龙山人。

    题跋:翩翩芳草间,远起莫愁堂。美人挥舞袖,高举如霓裳。彩蝶随秋风,文锦映斜阳。团扇未弃置,惊鸿自飞扬。罗衣昔日御,曾以侍秦王。今看画图中,仙风吹鬓香。心诋题。钤印:旧王孙、溥儒。
    《扑蝶图》中,大千所画为意笔仕女,衣衫裙带皆用飘逸的小写意笔法,渲染简单,赋色浅淡,并不像后来的仕女画,有繁复艳丽的纹饰。其刻画的重点主要在仕女的脸部,用唐寅仕女画的“三白法”,五官秀丽而富立体效果,颇有古意。在鬓发的烘染上最为细致精到,鬓角插有翠饰,但大千用几缕青丝稍稍遮住,发丝既根根蓬松自然,头饰也隐隐若现。此图的妙处就在于,虽然总体是写意画,但写中有工,工处细腻妩媚,写处挥洒爽利。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扑蝶图  设色纸本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拟六如居士笔  1938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戏猫图  设色纸本 1932年作
    款识:六如居士仕女图,曾于海上见之拟,伯清吾兄雅正,壬申二月大千弟爰。 钤印:张爰之印(白文)、大千(朱文)。
    在四十年代以前,张大千的仕女画深受明代唐寅、陈洪绶和清代华新罗、费晓楼的影响。此幅伯清上款的《仕女图》正是典型的张大千早期仕女画,仕女采用传统的三白开睑,细目小口,体态娉婷婀娜,楚楚动人。发髻、服饰勾勒渲染细致,颇具质感,衣纹行笔自由流畅,尽得唐寅意笔仕女画的精髓。仕女面貌清新秀丽,弱质芊芊,与从敦煌归来后丰腴饱满,雍容华贵的仕女形象相比,另有一番味道。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清韵幽香  镜心 1932年作
    款识:拟六如十洲两家法于大风堂下,壬申九秋日蜀人大千居士张爰。 钤印:张爰私印(白)、大千居士(朱)。
    题跋:(一)兰,清韵幽香画出难,拈花笑,试向瑶琴弹。十六字令玉燕倚声老疑书。 钤印:玉燕(朱)、老疑(朱)。
          (二)兰佩还征楚服奇,信芳要识与秋宜。牵萝倚竹同清绝,空谷幽香杜老诗。无寻居士。 钤印:守正金石文字(朱)、无碍籀隶(白)
          (三)国香微服媚,凝妆拈猗兰。薲洲谱渔篴,雅词共画看。藉用草窗词事,蒙厂。 钤印:梦安(朱)。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修竹仕女  立轴 纸本
    款识:吴小仙人物,人往往病其粗犷,不知其白描直逼龙眠。有非仇十父所能望及者,此幅略师其意,爰。钤印:三千大千、张爰私印、摩耶精舍。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执扇仕女 立轴
    款识:吴小仙人物,人往往病其粗犷,不知其白描工笔直逼龙眠。有非仇广父所能望及者。吾友吴湖帆所藏铁笛图卷,全用曲笔,尤为仅见之本,予此幅略师其意。爰。钤印:张爰之印、蜀客、摩登戒体。

    此幅作品是其在看完吴湖帆所收藏的吴伟之《铁笛图卷》后所做。吴伟,字士英,号鲁夫、小仙,湖北武昌人,有“画状元”之称。其画人物出自吴道子,纵笔奇逸潇洒动人,山水树石俱作斧劈皴,白描尤佳。龙眠即为李公麟,是一位白描大师,善画人物,尤工画马。大千此图,略师吴伟之意。画面采用了传统工笔人物画法,执扇仕女身姿婀娜,眼神忧郁。画面整体用笔线条流畅自如,仕女之头饰、发肤及手执之扇,都刻画的精细而逼真,无一笔闪失。面部表情刻画惟妙惟肖,非常富有韵味。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纨扇仕女  立轴 1932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水墨纸本 1933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款识:华章先生索写仕女,逡巡未报,长夏避暑,瓶山偶读渊明闲情赋,戏写此寄上博笑。壬申六月将望,蜀中张大千。钤印:大千居士(白)、阿爰(朱)
    此件《纨扇仕女图》是张大千赴敦煌前所作,时年三十四岁。是其少见的早年仕女画作品。从画中人物造型和画风来看,张大千从明清人物画家中吸收养分,用笔已较为熟练,是潇洒秀逸、疏简清新的小写意风格。

    作品用的是陶渊明《闲情赋》的诗意。从画作年代来看,此顷,大千与兄张善子正隐居于嘉善南门瓶山脚下的来青堂。张大千正是闲居之时从陶渊明的赋中得到灵感,由此绘成这件仕女画作品。他认为画仕女“更要娴静娟好,有林下风度,遗世而独立之姿”,图中女子脸蛋微倾,意态袅娜,画家笔韵生动,线条洗练,把佳人美目流盼、楚楚动人的神态及内心世界刻画了出来。画风清新俊逸,体现出画家对于佳人的审美感受。可以说,张大千对《闲情赋》的感怀,传达出先生的雅韵,与其思想风貌一致。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柳荫仕女  立轴 水墨纸本
    题识:晚凉新浴罢,团扇立当风。自觉云鬓乱,慵将玉手拢。丝丝萦粉面,馥馥散花丛。巧语呼郎出,为侬挽腰松。仿新罗山人笔意,大千张爰。钤印:大千居士、张爰印。
    此件绘一仕女立于柳荫下遥望远方,为背面之态,仕女手执团扇,发髻高耸,据画中款识可知应为仕女“晚凉新浴罢”之时,其身倚奇石,身侧有一株遒劲的柳树,以简淡之笔意写柳枝摇摆之态。全画意境无穷,恰如其分的传达出仕女慵懒的情态。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欢行流水心,妾守坚贞性。峨眉颦不展,蕉心比侬命。大千写于大风堂。钤印:生张八、大千居士。
    画中一素衣女子背向侧依与石旁,瞭望远方若有所思,曲折小路一直向远处延伸,画面上方苍翠隽永的松枝与中部寥寥数笔勾勒出的芭蕉叶形成了虚实的空间关系,更是映衬了前路的无尽。虽画中未描绘女子的容颜,但是红颜为君消憔悴的形象已落落而出,更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中国美术史上,画上作诗源远流长,诗画相容,诗为画添生,画为诗增色,相得益彰,妙用无穷,画中的物象被赋予了象征性,转化为流动的意象,于画更见动态之美,艺术品格极高。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柳下仕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32年作
    款识:甲子旧作壬申八月补成奉赠,璧臣仁兄鉴正。大千居士爰。 钤印:张爰之印、大千。

    张大千特别喜欢画背面仕女,因为仕女的背面造型给人留下的想象空间最大。如此幅,一位窈窕、婀娜的古装仕女斜倚在树下的岩石上,背部形成优美的“S”形曲线,恰与树木的“S”形曲度相映成趣。图中仕女只见其脑后简单挽起的发辫,素色长裙以及长裙上飘逸的红色裙带,而不见脸孔,但想必她回头的一瞬间,必然倾国倾城。张大千在论其简笔背面仕女画时曾说:“极不容易施工,要在腰背间着意,传她袅娜的意态。”其此类画承袭了清末以来的人物画风尚,如费晓楼,甚至齐白石都有这种风格的作品。不过张大千独在仕女背部的线条下功夫,因此获得另一种风韵。整幅画粗细结合,以纤细、流畅的线条写出的仕女,与粗率笔法写出的树木、岩石、水塘、小山形成鲜明对比,清幽的环境愈发衬托出仕女的高雅气质。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设色纸本
    题识:东家姊妹与西邻,听说相招去踏青。料得今年花事好,晚归都语画眉人。大千居士戏笔。钤印:张爰、大千、大风堂。

    人物画中,张大千尤擅仕女题材,他于借古开今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创造了具有独特风貌的仕女画作,为后人景仰。30年代之初,张大千开始探索较为工致的人物画画法,其绘画风格由追摹陈洪绶、华新罗、费晓楼等名家转向吴门的唐、仇。加之游历日广,得观诸多唐宋名迹,因而造就一体兼工带写的风格。此幅仕女,胜在少女回眸顾盼的神情,让人不禁联想到他那异域的有情人,正所谓“传神写照尽在阿堵之间”。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人物 镜心 水墨纸本 1932年作
    款识:枝头风信渐小,看暮雅飞了,又是黄昏,闭门收返照。江南人去路杳,信未通,愁已先到,怕见孤灯,霜寒催睡早。宋人词意,大千居士爰。壬申夏日并题清商然,蜀人张爰又记。钤印:张爰私印、大千居士、大千毫发、张爰、大千、大千好梦。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春醒图  立轴 水墨纸本 癸酉(1933年)作
   款识:海棠春睡忽惊秋,一朵妖红翠欲流。我比放翁颠更甚,看花思作少年游。癸酉九月,网师园海棠忽放一花,妖艳照人,欣赏欲颠,酒阑弄笔戏题并记。大千居士。钤印:张爰记、大千居士。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1933年作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1933年作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持梅少女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执梅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寒天翠袖倚明霞,踏雪行来日又斜。瘦到骨时香到骨,只因薄命是梅花。蜀人张爰。钤印:张季、大千。
    《仕女执梅图》未署年款,但从画风及题款来看,当属大千三十年代早期所作。画中女子柳眉细眼,微带笑意,全身披穿红衣,衣衿线条清润柔媚,肩若削成,体态弱不胜衣,双手笼袖,右手执一支雪梅,以状写其冷。整件运笔有转折虚实,以表现阴阳凹凸,而女子眼神尤其顾盼生姿,虽仍是费晓楼、改七芗等一路作风,却在神韵上尤有胜之,足见大千浸淫于先贤之功深。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双仕女图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是图二仕女一正一侧相对而立,姿态优雅,女主人似乎对侍女有所吩咐,又仿佛欲说无语,表情生动自然,设色淡雅。署款:“甲戌之二月十二日吴门网师园坐雨写,大千居士张爰。”甲戌年是1934年,张大千已经成名,且是其十分活跃的阶段,这一时期他留有大量的诗文,画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调鹦图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大千先生此画作于甲戌(1934)二月,自1932年大千与善孖弟兄二人移居苏州网狮园,期间与苏州名流多有聚会雅集,此幅《调鹦图》即当时应友朋之邀于该园而作。
    《调鹦图》以白描手法绘古装仕女两人,一正面左手执扇,当为小姐,一背面双手托琴,为侍女无疑。执扇女子神态幽娴,眉目清秀,小口朱唇,双目低视,眼神落寞,发髻插以精美头饰。左臂执扇抬至胸前,所执纨扇扇骨为细劲竹枝,在扇面上以白粉绘一丛摇曳雪竹。右手拢袖擎于颌下,其状若有所思,腰间丝带飘逸而垂。托琴侍女体态婀娜,发髻如云,丝丝可见编挽之走势,正是大千早期描绘仕女脑后发髻最经典的表现手法,手中之琴裹以彩色琴衣,并绘满细密精美的花纹,绿色丝带幺髻于左端。画幅左侧绘一竹架,青铜香炉置于其上,一缕香烟袅袅升起。画幅上方垂吊上圆下方铁制髻环架,一巨大彩色鹦鹉以嘴衔环,双翅鼓动,斜吊环间,姿态活泼,栩栩如生。通观全画,内容丰富,既有人物的娴静、素雅,又有鹦鹉的灵动、艳丽,既有青铜器的厚重,又有衣饰的飘逸,使画面动静分明,浓淡协调,对比强烈,颇具装饰效果。从画风可见唐寅人物画对早期大千仕女画的明显影响。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红衣仕女  镜框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201.6万元,2010年6月北京保利)
    款识:别来春又夏,空闺愁遣难。一丛妃子草,偎着泪痕看。甲戌冬日,大千居士爰。 钤印:张爰印、 大千。
    一位古装仕女,双手交叉,托起下巴,倚靠于一块石头之上,似陷入若有所思的神态。张大千以传统仕女画的手法,尤其是脸部的表现上,“三白法”染出前额、鼻和下颔,顺着发髻线以细笔处理头发,但不失整体感,以简练的线条勾出眼部的结构,却十分传神。人物服饰以采用固有色平涂,手的处理,则带有敦煌壁画宗教人物手的特征。背景事物以淡墨勾出,石头则略微带皴,竹枝梅花虽以写意笔法写出,但比较谨严,与画面整体气氛十分协调。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梅花仕女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题识:不矜梳裹事铅华,一柱天然出天家。爱月偶来林下坐,漫将风度比梅花。甲戌重九后,写于昆明湖上听鹤馆,大千居士爰。钤印:张爰私印、三千大千。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持梅仕女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蛾眉皓齿,秀色可餐。琼骨环姿,清逸无比。如洛浦之神,如浣纱之女,我不知其何似也。殊令人望之低回而不能去。蜀人张大千戏题。钤印:张季、大千、大风堂。
    题跋:萧飒虬髯白葛巾,卅年踏遍软红尘。不知江户还槎日,回首樱花几度春。大千居士此帧轻描淡写,超逸高古,而体态轻盈,有类三岛仙姝,非胸有成竹者,曷克臻此。癸酉孟夏,浮丘居士郑岳并记。钤印:曼青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携琴侍女  立轴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1934年,张大千与兄张善子到北平小住,期间常去颐和园听鹂馆吟诗作画,与一位名叫李怀玉的年轻貌美姑娘不期而遇。怀玉常到听鹂馆为张大千展纸侍砚,殷勤照顾,张大千则常以怀玉为模特儿,画古装仕女或时装美人,技艺进展神速。本幅作品上钤“摩登戒体”印,出自方介堪刀下,以佛经“摩登迦女”故事作喻,警惕观者赏之勿妄生邪思淫念。上款人张天奇,年齿与大千相仿,江苏无锡人,幼年嗜画。到上海后得名师指点。后弃笔用指,能画山水、佛像、花鸟、松石。抗战初期任奇峰国画学校教务主任,兼上海美专教师,亦为同时代海上名家之一。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设色纸本 1936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镜框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款识:顾影复自怜,自怜还顾影。可人期不来,月落秋阶冷。甲戌夏五避暑万寿山之听鹂馆,晨夕小步池上,芰荷香满,清风穆如,偶作一二幅小品便觉笔头无一点尘垢气。大千居士爰。钤印:张季、天。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芙蓉新妆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芙蓉出水本来鲜,自喜新妆爱近前。行近前来无个事,手缠红袖一嫣然。归菊庐下作画,大千散人。钤印:生张八、大千无恙。

    张大千最早的仕女画,据他自己所述,学自改琦和顾洛,很快又转向华新罗的飘逸写意仕女,并赢得了“张美人”的称号。
    此作无年款,但从画风与书风判断,应为其1930年代初期作品。张大千一生喜看川剧和京戏,他认为戏里的美人最美,除了古装的服装美之外,戏里人物的眼神、嘴型、指法、举手投足,经过千锤百炼,无一不美,所以他的一些仕女画,面部、举止、身段和手势,都受到传统戏剧的影响,丰姿别具,这幅《芙蓉新妆》,人物顾盼之间,眉目传情,显然具有这些特紉。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仕 女  立轴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寻春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款识:甲戌二月北游得镜面贡版漫兴图此,蜀人张爰。钤印:大风堂、蜀客、张大千。

    四十年代以前,张大千的仕女画深受明代唐寅、陈洪绶和清代华新罗、费晓楼的影响。此幅正是典型的张大千早期仕女画,仕女采用传统的三白开睑,细目小口,体态娉婷婀娜,楚楚动人。发髻、服饰勾勒渲染细致,颇具质感,衣纹行笔自由流畅,尽得唐寅意笔仕女画的精髓。仕女面貌清新秀丽,弱质芊芊,与从敦煌归来后丰腴饱满,雍容华贵的仕女形象相比,另有一番味道。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南阳公主  镜心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款识:甲戌七月初四日,大千居士爰并题。 钤印:张大千、大千居士、大千玺、张爰私印、大风堂。

    题跋:夏敬观题。鉴赏印:谢稚柳鉴定印。

    历史上有好几位“南阳公主”,最早的是汉元帝之女南阳公主,其后有隋代的“南阳公主”,为隋炀帝的长女,唐代亦有“南阳公主”,在贞观十年,下嫁给突厥可汗阿史那社尔。这三位“南阳公主”都有各自不同的历史境域和不同的作为而彪炳于历史之中。本图所绘为汉代的“南阳公主”,他下嫁给了王咸,正值当时王咸的族人王莽篡夺了汉室,改为“新政”,身处乱世之中,仰慕虚空,崇尚道教,心中仍眷恋汉代汉文帝、汉景帝时期的“文景之治”,痛恨王莽的“新政”。她苦苦劝王咸不要助纣为虐,可王咸不从。据说,南阳公主下定决心到华山结庐修道,等到王咸去追她之际,她已遁然变成了巨石,只剩下朱履一双。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仙姑步云  立轴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款识:1.甲戌之三月拟吾家叔厚笔於吴门网师园,蜀人张爰。 钤印:张爰、大千 2.此十八年前所作,应炉仁兄得之嘱为题记。壬辰五月张大千爰。 钤印:张爰之印信、大千居士。

    此张大千1934年所作,仿元代张渥笔意,张渥字叔厚,以“行云流水描”著称,李公麟後第一人也。此幅线条流畅,全无凝滞,可见大千先生泽古功深耳。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梅妃嗅香  水墨纸本 1934年作
    款识:梅花香满石榴裙,底用频频艾纳熏。仙馆已于尘世隔,此心犹不负东君。仿六如居士写梅妃。甲戌夏日张爰。钤印:张爰私印、大千、大千毫发。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仿唐寅仕女图  立轴 1936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仿唐寅仕女  水墨纸本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仿唐寅仕女图  立轴 1934年作  (322万元,2011年12月郑州永和)
   款识:蛰庐老兄知予最早,得予画亦最多,独无予写意仕女,新秋晴朗访予山中,因以唐六如、吴小仙两家笔法为此,以博赏者一笑,甲戌七月初四日大千弟张爰。 钤印:张爰(白)、大千(朱)、灋大风堂(朱)。

    与敦煌之行后的仕女画不同,张大千30年代的仕女题材作品,不论是设色、开脸、工写等方面,都有鲜明的特点。此幅半工半写,画一古装少女长身玉立,左手捧心,右手扶襟,发如乌云,眉眼间又似有千愁万绪,颇有袅娜不胜衣之致。全画以水墨写就,空无背景,仕女多任勾勒,略施晕染,而鬓鬟的描画更见唐伯虎逸致。张大千曾就如何画须发有过很明确的阐述,画人物须发,如果画得不好,看起来就像是一团水泡了的黑棉花,勉强粘在头上。画须发古代唐宋人最为擅长。方法是用浓墨细笔,依着面形方位,疏疏落落略撇十几笔,然后再用淡墨渲染二三遍,显得柔和而润泽,有根根见肉的意思,自然清秀可爱。以此衡之,本幅可谓得之。画中仕女与真人一般大小,这在张大千仕女题材一类作品中,似极稀见。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荷花仕女 绢本 甲戌(1934年)作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执扇仕女  立轴 1934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  立轴 1934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柳荫仕女  立轴 设色纸本 1934年
    题识:拟大涤画法。甲戌初夏,蜀人大千张写于大风堂下。 钤印:大千、大千居士、大千大利、大风堂。

    在传统仕女画中,晋人得高古超迈,唐人得雍容华贵,宋人得典雅清隽,明清人则大都寒酸小气;至民国以后,狐媚俗气则成为一种通病。而张大千的仕女画一扫萎靡的时弊且别开生面。《柳荫仕女》即是其仕女画的代表作。

    此图描绘春日垂柳轻摇,一女子慵懒斜坐于青石上,小脸侧转,眼神倾注于画面的右前方,伸向画外,衬以斑斑柳叶,别有一种醉人的风情。人物面相圆润,体态丰盈,色彩浓丽妍雅,线描严谨。衣纹细劲圆润,多重渲染,并留有水线以加强衣纹的凹凸效果。而衬景中的柳条、浓施石绿,以衬托人物雅洁的衣冠,从而形成古艳精丽的格调。其柳条画法吸收篆书的笔法;柳叶下笔劲利。整体造型饱满,用笔利落,灵秀,画风清新活泼、雅丽爽利,设色明净秀润,神韵俱足,工意兼备,实乃其中人物仕女画中不可多得之佳品。《柳荫仕女》用笔用墨秀润灵活。仕女采用传统的三白开脸,细目小口,体态轻盈婀娜。发髻的钩皴细致,颇有质感。衣纹的行笔也自由流畅。这明显受到唐寅笔法的影响,笔调较为轻快和率略。虽然缺少雄厚苍浑之感,但仕女面貌清新秀丽,弱质芊芊,媚而不俗、秀而不佻,另有一番味道。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罗浮旧梦最销魂  立轴 1934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仿上元老人笔 设色纸本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梅花仕女  立轴 1934年作
    款识:罗浮旧梦最销魂,劫后梅花尚有村,重与麻姑话沧海,一杯春露向谁温。去年十月与三侄心铭入罗浮,数过梅花村,问麻姑卖酒田不得。漫赋绝句。甲戌七月写于故都。大千居士张爰。钤印:张爰(朱)、张大千(白)、爰居士(朱)。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竹内仕女  立轴 设色纸本 李秋君、张大千 1934年作
    款识:甲戌七月夏日大千张爰画仕女李秋君补景于纲师园中。钤印:大千、李氏秋君(朱)、张爰(白)。

    李秋君是张大千的红颜知己,1948年,李秋君、张大千同届五秩,陈巨来刻治“百岁千秋”印方,集两人之名,供合作书画时盖用,传为艺坛佳话。李秋君出身于浙江镇海小港港口李家,是大家闺秀、名门淑女。李秋君初学工笔山水、古装人物仕女,喜作青绿,又爱摹古。四十岁后,专攻山水,宗法董北苑、董其昌,作青绿,端丽可观。《竹内仕女》由张大千画古装仕女,仿唐人格局,李秋君补竹子,同作于苏州网师园,张善孖的园林中。此画境界高雅出尘,清丽美奂,堪称双绝。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艳秋娇态  立轴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425.6万元,2010年12月北京保利)
    款识:欢如菖蒲花,但开不得见。侬欲化春水,要看郎心变。欢如芙蓉花,生长湖心里。移湖安侬屋,牵郎伴侬宿。欢行流水心,妾守幽闺性。蛾眉颦不展,蕉心比侬命。欢如云里鹤,可望不可即。安得作秋燕,西风吹侬去。问谁思不歌,问谁凄不泣。潜潜两行泪,临风湿湘竹。欢如洗红裳,洗红红日浅。侬心如洗素,洗素素不澹。甲戌秋暮与彭恭父萧静亭诸公观新艳秋剧归来戏图。大千居士。钤印:三千大千、西川张八、摩登戒体。
    大千笔下的美女,既有古代仕女的优雅,又富含时代风采,姿态风韵,个性鲜明。此幅仕女人物画是大千在看完“新艳秋剧”后归来所作。画中仕女容貌端庄,具有传统之美,坐于蕉林一石下,双手伸向背后,撑于所坐之石。以细笔勾描出人物衣褶,复以淡墨染袖口衣领处,人物头结以花青色敷染,淡雅飘逸,画中女子所坐之石以淡墨勾写出大体轮廓,复又以重墨干笔皴出其结构质地,少外露笔触痕迹,以突出山石整体感为要。蕉林以写意之法,笔墨趣味浓重,既有形似,又浸透出文人气息。地面复以淡花青渲染,远处又以水纹勾画交待出流动之溪流。总体而言,画作趋于恬淡雅致,表现大千对古代文人仕女画技法的研究臻于纯熟。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执扇仕女  镜心 水墨纸本 1934年作
    款识:此十八年前所作,季芬仁兄得之,嘱为题记,壬辰(1952)七月张大千。钤印:张爰(白文)、大千(朱文)。
    《墨笔执扇仕女图》的下部画一仕女,侧坐于坡石之上,左手下垂,右手执扇。头部亦作侧视状,约为八分画。仕女眉清目秀,面貌姣好。通鼻梁,樱桃口,满头乌丝,后垂发髻。体态端庄,窈窕雅逸。仕女身后为清竹两竿,劲拔清幽。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竹边少女  立轴 纸本设色 1934年作
    款识:孤庐仁兄知予最早,得予画亦最多,独无予写意仕女。新春晴朗仿予山中,固以六如小仙两家笔法为此以博赏音一笑,甲戌七月大千居士爰。钤印:大千好梦(朱文)、张爰之印信(白文)、大千(朱文)。
    一位现代仕女,身穿旗袍,花样年华,双手后压,倚靠于一块石头之上,似陷入若有所思的神态。张大千以传统仕女画的手法,尤其是脸部的表现上,“三白法”染出前额、鼻和下颔,顺着发髻线以细笔处理头发,但不失整体感,以简练的线条勾出眼部的结构,却十分传神。背景事物以淡墨勾出,石头则略微带皴,竹枝虽以写意笔法写出,但比较谨严,与画面整体气氛十分协调。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纨扇仕女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款识:甲戌秋七月既望,大千居士拟六如笔写於万寿山之听鹂馆。留与嘉德二姪女。爰。钤印:张年、大千、大千豪髮、大风堂。

   《纨扇仕女》轴属於张大千早期人物画作品,创作於1934年作者36岁时。他的人物画最初从明清名家入手,多作小家碧玉。仕女画最早学自清末画家改琦(1774-1829)、费丹旭和顾洛(1763-1837),明代陈洪绶、唐寅,後很快又转向华新罗的飘逸写意仕女,并赢得了“张美人”的称号。“六如居士”即是明四家之一,人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唐寅唐伯虎。唐寅晚年归心佛教,认为人生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故自号“六如居士”。与唐寅的名作《秋风纨扇图》对照,可以看出《纨扇仕女》与大千另肆幅早期人物画《素兰艳影图》(1925年)与《芭蕉仕女图》(1934年秋)《抱琴仕女图》(1934年7月)《玉缸春酒暖》(1938年)一样,明显受到唐氏风格的影响,创作年代越往后大千在线条的运用和墨色的渲染上较前者更有进步。

    《纨扇仕女》描绘了一位衣带飘飘的纨扇美人。该作品人物造型正确,体态娉婷婀娜,衣纹行笔迅急婉转,兰叶折芦兼而有之,笔致清劲秀逸。仕女绿髻的勾染率意虚和,颇有质感。面相也开始摆脱细目小口的概念化程序,呈现出肖像画的意味。作品笔调轻快,疏放灵秀,清新淡雅,明显取资於唐寅的意笔仕女画法,同时又不无华新罗的笔墨意谬。画中仕女手托香腮,相端庄娴雅,与大千的往日仕女画相比少了点娇弱,多了份雍容。人物衣带,裙摆的用笔极为爽利,是典型的大千用笔特点。张大千就是这样广泛汲取传统的精华,唐寅画风对他的影响,可以说一直持续到三十年代末。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赠吴湖帆仕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款识:顾影复自怜,自怜还顾影。可人期不来,月落秋阶冷。甲戌夏,大千爰。钤印:大千、张爰印。

    题跋:心中可似人如玉,几番拨尽相思曲。何意锁眉峰,无言尤态浓。花边魂断处,往事如云雨。纨扇寄晴天,月明谁向圆。菩萨蛮。吴湖帆。钤印:倩庵痴语、楼前芳草年年绿。

    此图作于1934年夏,画中执扇女子婉约可人,俊秀典雅,颇有江南大家女子之貌。据吴门后裔称,此作很可能是张大千为湖帆先生夫人潘静淑所绘。后潘夫人早逝,湖翁每每打开此卷,思念之情油然而起,遂题其词作《菩萨蛮》于此画之上,以表怀感。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仿唐寅笔意仕女  镜心 设色纸本
    款识:浩公先生方家博笑。大千戏仿明人画法。 钤印:大千大利、蜀郡张爰。

    边跋:大千先生青年时期佳作。自题戏仿明人,其风神在海派与唐伯虎之间,面容秀美线描生动,识者珍之。丙戊春,萧平题。鉴藏印:滦斋鉴赏、九华堂珍藏印。

    本作是幅仿明代唐寅笔意仕女图,颇具特色,展现了大千先生早年人物画风貌。大千先生早年师习仕女画,画风仅停留于临摹八大、石涛、新罗山人作品,也受到明代颇具知名度人物四大家:杜堇、周臣、唐寅、仇英等画家的影响。画中女子面态艳丽,比例正确,衣折曼美,风格清丽雅逸,线条轻盈飘逸,设色清淡浅绛,完全承袭了明清画家一路。与敦煌归来所绘仕女画着意于浓艳华丽设色,长润飘逸线条相比,有一种质朴含蓄之美。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缀音衿袖图  立轴 纸本设色 1934年作
    张大千早年作品是指其1941年43岁赴敦煌以前所创作的书画,这一时期大干的人物仕女画多见学习清代画家改琦之画风,所画仕女俊俏柔弱,人物衣纹线条严谨流畅,画风灵秀。这幅张大千的仕女图虽没有他晚年仕女的华丽,但开相、发丝、衣纹线条既简约,亦秀丽,画面协调,已显露出大千的大家风范。张大千的书法在年少时便受到家兄张文修的启蒙,弱冠之年自日本归沪,师从清末民初的著名书家李瑞清和曾农髯二人,潜心学习,为其以后的艺术道路奠定了扎实的基础。辛亥革命后,李瑞清改穿道服,以前清遗老自居,寓沪卖字卖画为生,由于他学养丰厚,且特立独行,故其书多有“书卷气”而少“秀媚”之风,多有“金石”味,而少“霸悍”之姿。这幅张大千仕女图的书法部份虽无雄浑宽博之势,但具古朴超逸之气,颇似李瑞清之风,实为难得一见。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缀音衿袖图  立轴 纸本设色 1934年作
    款识: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终推我而缀音。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缀音(顾襟袖以绵邈)。甲戌秋日似静亭五兄博笑,大千张爰。钤印:张爰(白文)、大千(朱文)。

    此幅《缀音衿袖图》中,描画了两位对首的女子。迎首而立的是位小姐,而背对画图的则是一位双手托琴的侍女,似是闲日下出游之作。这位小姐正值妙龄,乌黑浓密的发髻高高挽起,一手拂袖持托腮状,另一手执团扇,盈盈的看向侍女,似是倾诉,又似是作沉思,亭亭玉立,潇潇而来,引人遐思处,尽在不经意间。大千画美人最传神的部分莫过于其眼神,这也是所有仕女画的精粹之处。但见画中美人面容处,开脸娇俏温婉,媚而不娇,眉梢含春,眼波流转,把秋思之感留于眉宇间。整幅画作以细笔勾描,人物体态娉婷婀娜,衣纹行笔十分的自然流畅,笔调轻快和率略。此图也是大千先生早年时候学习简笔写意画法的尝试之作。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闲情赋  镜心 设色纸本 (145.6万元,2010年6月上海天衡)

    款识: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绵邈。拈渊明语写于濠镜,张大千爰。钤印:张大千长年大吉又日利、张爰长寿。

    大千以“蕉荫仕女”为题材的作品,从1934年开始陆续有所创造。此帧系大千早期仕女画,根据陶渊明《闲情赋》的诗意而作,于濠镜(澳门古时别称)创之。《闲情赋》以浪漫的手法描写了一位作者日夜悬想的绝色佳人,幻想与她日夜相处,形影不离,甚至变成各种器物,附着在这美人身上,全赋以“十愿”的虚想,铺陈对佳人的依恋、追求和心愿不遂的“十悲”。大千画中仕女的线条特色,具有浓烈的明代人物画家吴小仙的仕女笔法特征。画中仕女头身比例采用六头身法,头大身小,气质温柔娴静,带有幽幽的闲愁,眉眼线条纤细柔婉,秋波流转,充分表现出大家闺秀的女性美。整幅画面清淡雅致,令人心旷神怡。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芭蕉仕女  镜心 设色纸本 1934年作
    题识:欢行流水心,妾守幽兰性。蛾眉颦不展,蕉心比侬命。少作子夜歌一首,写奉涵青老长兄两教,甲戌七月大千弟爰。钤印:张爰(白文)、大千无恙(白文)。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图  立轴 水墨纸本 1934年作
    款识:清商怨写宋人词意。甲戌夏七月张爰。钤印:张爰、张季、大千豪发。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 女  立轴 水墨纸本 1935年作
    款识:绰约肌肤不受吹,飘香堕玉怕春知。凭谁领取东君意,传语东家十八姨。乙亥三月春日写,弟大千居士爰。钤印:大千居士、张爰私印。

    这幅作品创作于张大千精力旺盛的中早期,此时画家的功力、学养已日臻成熟。画面虽然简单,但人物乃至背景的修竹、秀石都刻画得温文尔雅,细致入微。以潇洒劲健的兰叶描与折芦描结合来表现那种衣裙飘逸的风姿,把仕女的娇羞媚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显然当时张大千也受了唐寅较为活泼的兰叶描与折芦描的影响,比之于仇英来说,显得较为奔放,不似仇英的风格那么拘谨。其人物造型也改变了明清以来娟秀小巧,不胜罗绮的表现风格,溶入丰腴典雅的盛唐富贵之气,增强了传统人物画的现代气息。画中的题款书法,虽然此时张大千刚36岁,但大千风貌已经具备。特别北碑的痕迹犹存,功力深厚,颇有绘画意味。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红梅仕女  镜片 设色纸本 1935年作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玉堂佳色  立轴 1936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桐荫仕女  立轴
    款识:百尺梧桐十亩荫,枝枝叶叶有秋心。何年脱骨乘鸾凤,月下飞来听素琴。大千居士略师新罗。钤印:季爰之印、大千。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罗浮旧梦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罗浮梦影  立轴 1935年作
    题识:罗浮梦影。仿崔道母笔写于江户。 钤印:大千豪发、大风堂、摩登戒体。
    又题:罗浮旧梦最销魂,劫后梅花尚有村。重与麻姑话沧海,一杯春露向谁温。乙亥春日大千居士爰。钤印:张季、大千。
    题跋:缥缈天风下佩环,玉鳞寂寂簇雕栏。云阶月地无穷意,独抱孤芳守岁寒。庚辰(1940年)阳月傅增湘题。钤印:癸卯馆主、书潜词翰。
    《罗浮梦影》是1935年或以前,张大千在日本江户所作。张大千在题识中注明此画是仿崔道母笔法。崔子忠(约1595-1644)原名丹,字道母,号青蚓,明代平度(占籍顺天)人。他有非凡的绘画天赋,最擅仕女,也画神话人物及佛像。明末清初著名文人钱谦益评其画是“慕顾、陆、阎、吴遗迹,关、范以下不复措手”。清初著名书画评论家周亮工赞其“工图绘,为绝技,善貌人,无不克肖”。他与南方的陈洪绶并称为“南陈北崔”,蜚声画坛。《罗浮梦影》颇有崔子忠画风中远追人唐意趣,不囿于宋元窠臼的精神。墨色灵秀淡雅,设色清丽,有飘渺空灵之感。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苏小妹观书  立轴 乙亥(1935年)作
   题识:偶忆六如居士有苏小妹观书图,戏拟之。乙亥十月,蜀人张爰。 钤印:蜀中张爰、大千豪緑。
    张大千笔下人物气息高古,出神入化。开相妙曼,线条端穆,赋彩清丽,构图变化,格调清雅,皆前人所未能梦见,一洗近世流滑孱弱之习气。此幅《苏小妹观书图》为仿明代名家六如居士唐伯虎的作品,作于乙亥即1935年,正是大千精力最为旺盛之时,才思敏捷,目力甚佳,是其人物画创作的颠峰时期。画中线条空灵明快,美人呈现出高雅、轻松和沉思之态,张大千以几笔简单的线条即表现出才女苏小妹的聪颖与灵秀。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款识∶冰肌自是生来瘦,那更分飞后。日长帘幕望黄昏,及至黄昏时候、转销魂。君还知道相思苦,怎忍抛奴去?不辞迢递过关山,只恐别郎容易、见郎难。东坡居士《虞美人》。乙亥六月二十四日将有沽上之行,寄此意毫端云,蜀人大千居士作。钤印∶大千之作、大风堂。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执扇仕女  镜心 1935年作
    作品中仕女长颈,头扎单髻,削肩,着深衣,腰间系深色布帛之带,脚穿小头履,双手置于背后,手持团扇。仕女五官刻画细致入微,额头刘海,头发细线勾出,丝丝可见,着黄色头饰,耳饰与头饰颜色相近。面部呈鹅卵形,微肥,丹凤眼,鼻梁线条柔软,朱唇小口,额头、鼻尖及下巴略施白,温柔可人。仕女裙上绣凤凰乘云,团扇绘折枝花,极为工致。衣饰主要用游丝描,表现服饰绸缎质地,衣纹用细线勾描,增加了衣袋飘逸的感觉,足部红色小头履让人耳目一新。人物身体颀长,主要以线勾勒,略施色彩,形神兼备,塑造出大方体贴的仕女形象。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仿周文矩笔写绿珠  设色纸本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牙板清歌  立轴 设色纸本
    款识:檀板红牙旧日多,归来行锦倦清歌;琵琶一奏青衫湿,倘听伊凉更奈何。爰。 钤印:张爰、大千大利、摩登戒体。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南国佳人  立轴 纸本 1935年作
    款识:乙亥二月收归吴门,装为益民先生志将离也,大千居士爰。钤印:张大千印(白文)、大千父(朱文)、张爰字大千书画之印(白文)。
    题跋:南国佳人拥翠娥,玉与迢遥盼星河。君恩未必皆颜色,俏得秋风六如团。大千此作颇佳书短章,子深。钤印:吴华源印(白文)、子深书画(朱文)。

    《南国佳人》是张大千仕女画的佳作。一端庄秀丽的南国佳人擎立于画面之中,面相匀净,眼神温顺而有内涵,头发柔软细腻,发髻规整,青色卷云纹发饰,大方端庄;面如鹅卵,额头饱满,脸颊圆润,媚眼高鼻,嘴唇小巧;衣裳素雅,白衣灰领,衣袖边缘设些许青色,线条清雅秀丽,勾折有力,运笔流畅,将美人步态轻盈,身形窈窕的面貌刻画的精准到位,两手轻抚衣襟,毫无娇柔造作之感。如此素雅清高的美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全画以冷色调为主,凸显美人高贵清冷的姿态,只在发饰和腰间配饰涂几抹红色,冷暖搭配,相得益彰,真乃绝妙佳人。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手执芙蓉归去来  1935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南阳公主像  设色纸本 1935年作
   题识:1.去汉室危,遂度苍旻,岭头双履,遗迹后人。大千居士并题。 2.南阳公主,汉元帝女,下嫔王咸,属王莽秉政。主谓咸曰:“国危世乱,但当逻身修道,必可延年。若碌碌随时,恐不免支离之苦。”咸不从,公主遂于华山结庐,精思元道,岁余乘云而去。咸入山追之,漠然无迹。忽于岭上见遗朱履一双,前取之,已化为石。乙亥重九,写于玉女祠中。爰。钤印:张爰印、大千、大风堂。
   《南阳公主像》为张大千1935年所作,以汉末南阳公主华山遗双履事为题;其中仕女之画法,正是张氏敦煌之行前的典型做派。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罗浮梦影  设色纸本 1938年作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仕女图  镜片 设色纸本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罗浮梦影  镜片 设色纸本 1936年作
   款识:罗浮梦影。丙子春日,大千居士写。钤印:大千(白)、大风堂(朱)、大千居士(白)。

    《罗浮梦影》图绘溪畔古梅一株,老干如铁,枝柯樛曲,枝头数朵梅花绽放,错落有致;倚梅仕女正捧卷读书。画中仕女古装高髻,须眉疏淡,开相清秀,敷以三白,裙带飘逸,领口、袖口以石青渲染。尤其对眼神刻画极为传神,所谓“传神写照,正在阿睹中”。画时,先描出眼眶,再勾瞳仁轮廓,以淡墨渲染,再重勾以浓墨。仕女双手捧卷,而眼神却在书外,眉目传情,神驰心往,正合“罗浮梦影”之题意。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三美图  立轴 1936年作
    此幅《三美图》是张大千仕女画中的精品,此作作于1936年,属于张大千较早作品,张大千的画风,在早、中年时期主要以临古仿古居多,花费了一生大部的时间和心力,从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逐一研究他们的作品,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件作品在描绘仕女时使用了“三白法”,其中多处描绘都可以看到明代吴门才子唐寅的影响。仕女的婀娜,樱桃小口,眉毛弯弯的形象,实为变唐寅仕女人物画风之势,妙又过之。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桐阴仕女图  镜片 设色纸本 1936年作

    款识:1.霜碛烟江过雁程,阑干望断北来心。瑶珰锦字云罗远,金井风微坠叶闻。谁按梁州曲,不是当年玉笛声。 2.丙子春日,偶写此幅,并赋抛球乐题其上。爰。 钤印:阿爰、大千居士、两到黄山绝顶人。

    这幅《桐阴仕女图》是张大千早年的作品。画中一个古装仕女,正静静地倚立在一块湖石旁。在她背后,是一棵梧桐树以及数株竹子。张大千以工细而飘逸的线条,勾描出仕女清秀而略带忧郁的面容、袅袅婷婷的身姿;以半工半写的笔意,绘就出苍郁的梧桐以及清幽的竹子。粗细、轻重、浓淡、深浅的笔墨相互对比,相互映衬,形成一种雅致、高逸的“笔情墨趣”,而这种雅致、高逸的“笔情墨趣”,又很好地映衬出人物娴静、优雅的古典气韵,很好地表现出梧桐与竹子环绕的清幽绝尘的古典氛围。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桐荫相待图  立轴 丙子(1936年)作
    题识:秋燕已如客,金风透绮罗。梧桐相待老,谁识别离多。丙子秋九月坐网师园,偶忆费子笤本,背拟其笔,以示宗仰。蜀人大千张爰。钤印:大千、阿爰、大千无恙。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芭蕉仕女图  立轴 设色绢本
    款识:拾将桐叶感新秋,倦写相思略写愁。只恐晓风无气力,不能吹到凤皇楼。蜀人张大千。钤印:张爰之印信、大千、大千好梦。

     仕女画在张大千的创作中占有较大的比重,早年尤其如此。《芭蕉仕女图》,虽未著年,然从画风看,应该是早期(三十年代)的一件佳作。此作以明人笔意写仕女,参合唐伯虎、吴小仙两家之法,飞毫灵动,形神如生,呼之欲出。图中女子面容清秀,丹目樱口,体态轻盈婀娜,脸不敷粉,但在云发和朱唇的衬托下,显得清新脱俗,楚楚动人。女子一袭素衣,长裙曳地,腰系花结丝带,水袖飘逸轻盈,手执桐叶,侧身回顾,凝神沉思,眼神中透露出淡淡忧伤。写景则皴法结合,随形而变,坡石、芭蕉用浓淡不同的笔墨写出,阴阳相背,层次分明,另有树丛新竹,浓墨细笔,颇见功力,使画面平添几分生气,反衬出女子的感伤情怀。全图笔墨精妙,充满抒情意味。画面左侧题诗,诗意隽永,委婉抒情,与画意相谐。在中国绘画史上,作画题诗,由来已久,算是一种传统,也算是文人作画的一种习惯。右下角钤“大千好梦”一印,据考证,大千早期画仕女,每有得意之作,常钤此印。

 

 [转载]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飞琼女  立轴 设色纸本 1936年作

    款识:飞琼阿姊妹双成,阿母摇窗笑语频。欲向麻姑七陵谷,妆台不共海扬尘。大千居士灯下顷刻而作。钤印:大风堂、大千大利、长髯张郎三十八。
    《飞琼女》是张大千1936年离开苏州去北平前的一个晚上,在姑苏名园网师园,灵感油然而生,灯下顷刻挥毫而作的一幅作品。在图中仅画上一位抱钵仙女,端详的女子颇具风姿,“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额、鼻、颊显得娴雅清秀,眉眼稍加渲染,唇设朱红。緑髻式样和服饰穿着飘逸潇洒,头緑的线条通过几个块组突显其处。此件作品的人物形象,注重神态刻划,注入情感,是一种民族审美意识的凝结。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执扇仕女  立轴 水墨纸本 丙子(1936年)作
    题识:客散寻常燕子飞,流萤都上野人衣。轻罗小扇依稀是,银汉星(晨)辰近日非。写似静愚老友两教。丙子四月朔,大千弟张爰。钤印:蜀中张爰、摩登戒体、长鬣张郎三十八、游戏神通。

 

 张大千人物画欣赏(三)
临唐寅执扇仕女  丙子(1936年)作
    款识:丙子十月临于大风堂下,大千居士张爰。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晋昌唐寅。钤印:大千大利(白文)、张爰(白文)、大千豪发(白文)、大千长寿(朱文)、长髯张郎三十八(白文)。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