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浅滩涉艺海

热爱绘画

 
 
 

日志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2013-09-12 09:27:13|  分类: 中国当代油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檀梓栋
1973年出生
1988.9—1992.6就读于中央美院附中
1996.9—1999.6就读于中国美院油画系研究生部获文学硕士
1999.9—2002.6就职于中国美院成人教育学院
2002.9— 就职于中国美院视觉艺术学院绘画系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女双人体》100×80cm 1998年 油画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双人肖像》130×90cm 1998年 油画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之画架》130×90cm 1998年 油画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之镜之一》170×140cm 2006年 油画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之女双人体之铁树》92×73cm 1998年 油画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之写生课》100×80cm 1998年 油画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石版工作室》100×100cm 2000年 色粉笔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女人体之二》  160×140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画室女人体之一》  160×140
 中国美院檀梓栋老师作品---画室系列 - zzhmi - zzhmi 的博客
缤纷画室
                                   画室随笔节选
                                                文/檀梓栋
    
                                            
    当我看了海德格尔《荷尔德林和诗的本质》一文后,我发现在某种意义上把文中的诗、诗人,全替换为艺术,画家行文也全完流畅通顺,试看:
    画家说做的最本质的事件与荷尔德林是无二的。
    诗人创建持存 …… 画家创建持存
    诗人命名诸神 …… 画家命名诸神
    诗人道说的和采纳的,乃是现实的东西……
    画家道说的和采纳的,乃是现实的东西。
    诗提解了一个场地,使真理得以存此去蔽,在此敞开。
    诗人用语言,言物之妙……
    画家用笔纸颜料状物之真
    画家在最初的名称中已经看到了被完成者,并且把它这一他所观看到的东西勇敢地置入他的作品中,以使尚未完成的东西先行道说出来。这是否即意味着历史是这样被开启,或宇宙的开端是这样的?诗化的语言才可称得上是语言,因它开启了一种在,而自身亦为在所开启从而成了在本身……而只有当笔与颜料以物本来所是的方式状物之时画才成其为画而不论为模拟,画不是模拟物之形像,而是使物之在的方才被捕捉。我们命名为诗、画之类的东西亦不是元初在者,诗和画不能同自身存在本身打交道,而符合之物只有一样即是人。人就是这样一种在者。
                                            二                           
    从某种角度来说美术史只有两类画家:一种是以存在自身的方式来显现存在的画家如荷尔德林;而另一种是没有达到这一境界的画家,后者碌碌而前者寥寥。以人、山水、鸟兽来划分画家的种类是通行的但多么无关痛痒的方法,青青翠竹与郁郁黄花皆是法身,画家表现它们皆是言物之妙。
    语言只有在对自身掉头不顾时才获得了呈现。艺术,绘画何尝不是如此呢?状物需要忘掉绘画,忘掉有关绘画的知识、定义、概念等等,只是单纯的拿起笔去状眼前物之存在,以物自己的方式,何为物自己的方式?法自然,顺其自然,不是在定义推演的抽象逻辑中迷失真正的物,亦非感觉的不加判断的通过,因为那样即取消了此在的意义,心中无人怎能有画意?这里我想插一段海德格尔的话:诗在语言的领域中并且出于语言的质料来创造它的作品。我想对于画家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呢?他只是画,单纯直观地画,画家在绘画的领域中并且出于绘画的质料来创造他的作品。处于此状态中的画家或处于此一系列次序中:笔、物、心、天、地、手,眼各司其命,各得其所;正所谓发乎情,止乎礼,师造化,得心源,辞已达,物已现,无人,无我,无众生寿者相,画家诗家皆为妄语也。一切皆消融在世界中,浑然一体。
                                            
   (想写画,却有感于琴)画人写画总于自身之惯性,一不留神就落入名相之辞。琴音之于吾人比之画更为直观,音无形而有致,使对形过分敏感之吾人更容易抛去形名而以另一种方式直达存在的本身。“阳春白雪,高山流水,碧山云暮,秋云几重。”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是“逸”,吾人需先行达此逸之境界,然后方达到存在的深处。“一旦登达此无何有之乡,便聆取人生在世的真谛了。”(海德格尔语) 
    (伯牙年轻时跟成连学琴三年,技巧已经掌握,就是达不到精妙的地步。成连称要带他去见自己的老师,就把他带到了蓬莱山,成连将伯牙留在山上,自己则乘船而归。伯牙独处山上,“近望无人,但闻海上汩没崩澌之声,山林杳冥,群鸟悲号,伯牙怆然叹曰:‘先生将移我情’,乃援琴而歌之”。他将听到的声音,看见的景物,融入自己的情怀之中,果然韵律与心神合而为一。伯牙因此悟得琴之妙趣,遂成天下妙手。) 宏篇之巨制如《溪山行旅图》,《夏山图》,《秋山图》之流均有一种满目萧瑟之惑,其实这才是存在之本真,因日常的我们总沉浸在有、无、好、坏、美、丑之轮回之中,追求的是“美好之色”,口欲“香甜温软”之食,却遗“万物空有”之境“人在逃避,逃避空无,逃到他所烦忙的事物中去,逃到使他烦神的一般人中去。这却说明,他逃避的东西还始终追迫着他。他到底逃不脱人生之大限——死。”(海德格尔语)     
    回到刚才的所论之萧瑟的宏篇巨制,当我们面对它们的时候一般冷瑟之感油然而生,当然啦,我们都用衣服把自己包裹得温暖,用沉沦使自己消融到烦忙之中从而逃遁自己的存在,一旦大限将至,直面空无焉有不悲冷惧怕之理?这就像一般人的皮肤不经常经受日光的照射,已经处于一种迟钝状态,一旦裸露在空气中就如同在污染中习惯了猛地吸到纯净的空气还会不适应呢。而一旦你通达至畏的直面死亡之界,细品之则可发现那杰作真是气象万千,而又各尽其妙,万物原始而又文质彬彬:山水树石,花鸟兽鱼,旅人在途,细密而精,适其所是,真如右军书:“------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以极视听之娱,当其欣於所遇暂得於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人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於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一旦达此单纯境界,一般人的好坏好恶即被抛弃,各种表浅的技巧、技法即显多余。故苏子瞻云:“为文,辞达而己矣。”  
 
 
  评论这张
 
阅读(6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